当前栏目:财经

【财华社讯】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将于今年底退任,其在港交所11年的职业生涯即将画上句号,但是李小加新的旅程正在开始。他称香港是家,退任之后不会离开香港,亦不会离开中环,依然想在金融领域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可能想尝试一下不「打工」了。

在李小加任内的11年里,他带领港交所完成了沪港通和深港通,并且主持改革,支持同股不同权架构公司和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被允许在港股上市。总结自己11年的职业生涯,他认为自己大部分想做的事情已「心想事成」,谈不上有遗憾,更多的是感恩。

谈及11年间对香港金融市场的改革,他说,从各个方面的改革和推动现代化的工作来看,的却非常不容易。「香港市场的改革是不太一样的,内地一般是自上而下,香港市场是自下而上慢慢发展。香港有巨大的市场力量,令很多事向好的方向发展,香港需要自上而下的思索,但必须自下而上的实施。」

关于互联互通和上市改革,他续说,最重要的是在这11年里,尤其在近5年里面,港交所已经把互联互通做到不可逆转,下面的工作是能不能从现货到期货,衍生品能不能从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能不能从北上发展到南下,因此港交所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上市改革最重要的部分已经做完了,未来希望让一些目前来不了的好公司能来港上市。「港交所之后更大的工作是看香港这片水域能不能把世界的鱼吸引过来,不仅仅是中国的鱼,这是后人要做的大事,而这个方向很清晰了」。

下一个10年中美两国在经济领域的博弈或许还将持续,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又将如何?李小加认为,未来的10年里,美国、中国要么给世界巨大的机会,要么给世界巨大的困难。这两种不同的治理制度和世界观的认知方式,有着巨大的利益性取向。因此,未来的10年是两强如何共存、共融、共同发展的10年,也会有很多的冲突。

他又说,香港人既是中国人,又是世界人,香港是中国市场和世界市场之间不可缺少的翻译器和纽带。两方融合的过程中永远需要香港,他对香港未来10年充满信心,认为香港未来会更光明,但是必须要不断适应新的问题。

至于对离任时机的考虑,他说,自己是今年5月向董事会提出离任,他认为找人不容易,早一点更好。今年是港交所很多播种丰收的一年,大家感觉会比较好,加上疫情很多大事干不了。所以,今年换将对港交所来说成本最低,机会最好。

当被问及未来会不会去深圳出任官员,李小加说,没有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不敢贸然作出回答。但是,他说深圳会常去,由于很多业务和朋友在深圳,不过目前没有去深圳做事业的计划。他亦没有回应是否竞选特首。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视频记者会中回答媒体提问,部分节录如下:Q: 你怎么看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

A: 我对香港的未来一点都没有怀疑过,不能静止地看问题。香港的位置很清晰,他形容世界是一个圆、中国一个圆,两个圆慢慢相连、叠合,但永远不会完全重合。因为国际市场的很多事不可能按照中国市场的方式来做,反之亦然。而香港在两个大圆来来回回融合过程中永远有作用,要不断提高适应性。

Q: 有哪些事情在任内发生了你会开心?

A: 这些年最主要做的几件事是连水、换鱼、跨界、让体系更加现代化,我们目前在这些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些事情做成了,我都会非常高兴。做金融如同水利工程师,还有很多水利工程没有做好和没做到,我会继续在新的「水利工程」上做我喜欢的工作。

Q: 港交所上市以来经历3任行政总裁,每一任都有自己的风格,你认为你这10年最大的关键词是什么?

A: 我认为是「寻梦」。我喜欢往前想,把眼前能干的事干了,作为不是一个传统交易所的CEO,追梦的状态让我很想上班,让我常思考为什么不能做某事。

Q: 新工作动向。未来会不会在其他地方工作、生活?过去1年香港发生很多事,有什么想对香港人说?

A: 新的工作还没开始,也不会有长期的休假,我天天祈祷足球场可不可以打开。我各个地方都能容易习惯,因此未来不排除去其他地方住,但是很难找到哪一个地方能像香港一样,能让我做到想做的一切,最终综合平衡利弊香港最好。

香港经历了很难过的2年,但是全世界都过得不容易,没有哪个地方是万事如意,核心问题是你有没有适应力,你的思路和心态能不能动态地和历史状态摆在一起。总想是谁的错,没有意义,错误已经发生,我们只有想怎么去把这个后果改变。我们只有靠自己才能走出这样的困难,换个角度很多困难就没这么难了。

Q: 中美关系、市场波动有很多意想不到,12月份美国制裁了一批中资企业,同时美国的投资机构来投资中资企业,美国的制裁会对香港资本市场产生什么影响?对于香港金融市场未来怎么走,你曾开出一个药方是人民币国际化,你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思路。

A: 我不认为这些制裁是会持续的。金融和水属性非常像,无孔不入,每个人的钱和水、空气一样,你想用制裁把它长时间人为大范围堵住、堵死不可能的,制裁的事不要杞人忧天,但是个别公司遇到难关,只能挺过去。作为区域性的现象,把中国市场堵住是不可能的。

人民币国际化要有两个大的方向,第一要自上而下的政策突破,第二有自下而上的产品和实际生活中的需求。人民币国际化是这两者之间的良性互动。港交所是这些事情发生的很好的地点,我们现在关心大水,未来也想这些水有没有可能流到中小企业,今后也想关心小水和细水。

Q: 在你离任前港交所有什么突破?你面试时觉得不胜任CEO职位到现在离任,你对自己的看法有改变吗?

A: 还有两个星期,我们做了好多事情,很多事到了最后关头,该宣布的时候会宣布。我当时认为港交所选我做CEO是一个赌博,冒了一定风险,回过头来看。这11年刚好给了我很多机会,我们适时抓住了这些机会,我认为我尽力了,很多时候我们做得大家比较满意,在退休之前大家基本给予肯定,我非常感恩。

Q: 你说你会在中环工作,会不会去选特首?

A: 有些事情不能乱想,人生轨迹定了就定了,没有新的补充。

Q: 近年来港交所引入了不同资产的衍生工具,例如美元对人民币期权、期货,但是这些产品流通量和交投量比较疏落,如何解决产品多,市场流通性和认受性较少的问题?

A: 港交所主要是股票和证券交易所,还是和现货交易市场相对较近的衍生品交易市场,而跨界就是要跨到别的标地,包括货币、商品等。因为现货太赚钱了,对别的市场培育会较困难,因此衍生品一直发展比较受到挑战。但是,业界的认识在集中和趋同,希望努力在不改变风险管控整体文化的前提下,逐步把衍生品发展提升到一个更有竞争力的平台,这是下面要做的重要的事之一。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天水市桦米能源企业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